碧天清晓

你好呀:D

这儿是个萌新写手,国服fgo玩家。
是个叶修厨兼半个闪厨。
不定期更新,主更原创及全职叶攻,不产fate相关的粮。
目前初三长弧中。

原创|雪妖

随笔。玄幻世界观。

http://shuiyingliuguang.lofter.com/post/1d782713_e2d2665 是同一世界观。




我是一个雪妖,也曾是一个人。

我原本的名字在漫长的生命中被遗忘,取而代之的称号是那个山里的雪妖。

大部分人都这么指代我,也有少部分人称呼我为雪女的继承者。




故事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在我还是一个人的时候,我和其他城里的孩子过着几乎一样的生活。

我没有什么起眼的地方,属于丢在人堆里就会找不到的类型。要说和其他孩子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我的性格。用哥哥的话来说,我总是“冷静过头地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对外界反应稀少,简直不像个孩子”。

尽管和哥哥的长相相似得像双胞胎,我的性格却和温和的哥哥截然不同。我从来不会像哥哥那样微笑着面对所有人,我只是漠然地看着别人,做出平淡又中规中矩的回应,然后再看着那人或由于没有话题或由于感到无趣而离开。同辈的孩子们渐渐了解了我,不再来找我玩耍嬉闹,于是,我成了一个没有朋友的人。

我对此感到很满意。失去了关注,我变得自由了。

我日日早出晚归,去到小城不远处的一座孤山上修行法术——直到我成了雪妖,我才知道原来城里的居民对那座山向来讳莫如深。

不过没有人知道我去了那座山,包括我的家人——他们都认为我只是在城里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因此我得以在那座孤山中继续修炼着。

直到某一天,我没有归家。


那天我照常来到山中,意外地发现那天虽然阳光普照天气和暖,山里却是反常地冷。我没有在意,就像我选择忽视以前身边的种种引人侧目的突发事件一样,直奔我以前修炼的地方。

我没能找到那个地方。

明明已经对山里的路了如指掌,我却在那天迷路了。

在我无数次绕回起点后,我发现了一条小径。

小径上已长满了杂草,两旁的树木歪歪斜斜,树枝如柳枝般无力地垂下,勉强还留有供人行走的空间。一眼望去,道路埋没在树木间,小径的长度变得不可知。

我这才后知后觉地警觉起来——山里的一切都变了,这条路甚至是我不曾见过的。

我在左手上聚集起法力,右手小心翼翼地拨开树枝,踏上了那条幽暗而神秘的道路。

路既不长也没有危险,尽头是一个山洞,站在洞口能明显感觉到洞内温度比山上更低。

出于好奇我以法力点起一团火,走进了山洞。

山洞里躺着一把装在剑鞘中的剑,尽管我并不习剑,我还是鬼使神差地去拿了。

那把剑周围的空气冷得吓人,更不要说那把剑了。

我的手刚一触到剑,我点起的火立即熄灭了,山洞里变得一片漆黑,我如遭受重击般倒在地上,脑中闪过一个冰蓝色的人影,而后一阵眩晕。

恍惚中仿佛过了很久,我的神志终于回归了,那把剑却消失了。

我摸了摸额头,撩了一下额发,爬出山洞去,勉强支撑着站立起来走过了小径。

看到阳光洒在地上,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却发现这阳光比我预料中热得多。

我疑惑地抬起头看向天空,试图用昏胀的脑子思考,然而脑中浮现的竟不是自己的记忆。

我大感迷惑,低下头努力地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那把剑和那个人影⋯⋯

记忆与曾经听来的传说重合了。

极寒的冰剑与在冰剑中诞生的剑灵雪女。

触碰了冰剑的人与新生的雪妖和脱离冰剑的雪女。

我大概是⋯⋯成为了替代雪女的牺牲品兼与冰剑融合、继承冰剑一切的雪妖。

我垂下眼帘,看着在我手中逐渐凝结成形的冰剑,木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闭上眼又缓缓睁开了眼,眼前变回了从前那座我熟悉的山。

我登上山顶——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小城的全貌。

小城仍旧是我最后一次离开时的样子,安宁而又和平,只是变作雪妖的我已不是为人时的我。

身为雪妖的我,是决不被小城接受的。

我静静地望着小城,借着雪妖的视力看着人们行走于街道之间。


我成了一个旁观者。

漫长的时间在山中被逐渐消磨,我过去的家也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了,小城的模样渐渐变化,变得认不出来了。

而我,被妖力赋予了过长的生命,被冰封的外貌仍是十八九岁的模样,记忆则在时间的吞噬中变得模糊不清,成了现在的样子。

或许我会一直这样存在下去,看着世界的变迁;或许我会结束自己的生命将冰剑封于那个山洞;又或许我会被某个人类斩杀于剑下。

谁知道呢。

反正我只要于此守望就足够了。


END.

感谢阅读。

是粉不是黑
随手改词
@白惜哉 



日落西山伍迪飞
猫爷诈骗把家归 把家归
胸前红花王叹之
寮主的介绍半小时
mi sao la mi sao
la sao mi dao ruai
泼翻顾问的番茄汁
——改编自军旅歌曲《打靶归来》








歌声飞到上海去

三天他听了要吐血

请你们不要再催更

我会努力达成全勤

mi sao la mi sao

la sao mi dao ruai

三天的话也能信吗

微喻黄|智商门

设定是荣耀高校paro,黄少把门弄坏了,同学间传出了智商高的人才能开门的传说(。
全程没正经系列
蜜汁ooc且小学生文笔
我是废文手我检讨我玩梗我检讨
有周江一起出镜的场景。


各人的场合:

叶修sixsixsix地穿了过去。

黄少天凭借对智商门的熟悉(?)用文字泡打开了门。

韩文清把门吓开了。(bushi

张新杰把它当作普通的门打开穿了过去。世界上怎么会有智商门这种东西呢?

张佳乐以一种极其花里胡哨的方式穿过了智商门并说:“什么花里胡哨,这叫玄学!”

周泽楷用呆毛打开了门锁(糊掉这行字
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起打开门并肩走了过去。

江波涛和周泽楷一起打开门并肩走了过去。

孙翔暴躁地踹开了门。我才不怕这种东西。

王杰希对智商门表示了怀疑并普通地打开了门。





课后:
黄少天假装乖巧地走进办公室,喻文州正一脸和善地坐在办公桌旁。

“少天,后门是不是你弄的?”

“嗯⋯⋯喻老师你听我解释啊!——”

“所以说,就是少天干的咯?”

黄少天涨红了脸,揪着衣摆哑口无言半晌才憋出一个“嗯”。

喻文州伸出手,微微歪过头笑着:“少天以后可不要再搞破坏了。来,拉钩。”

黄少天抿着唇,把手伸了出去如言将手摆成拉钩的姿势和喻文州勉勉强强拉好一个勾,喻文州却迟迟不收回手。

黄少天疑惑地望向喻文州,就见喻文州不疾不徐张开嘴:“拉钩还要盖章呢。”

喻文州修长的手指印上黄少天的拇指微微一按: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笑die
今天去一家店看到一支贼丑的笔@白惜哉 说是被阿萨斯啃了
然后神tm被我俩改成被伍迪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今晚会不会死啊(。

叶修X你/日常

突然想写男神x你…躺平
短小非常的段子,破文手没有文力
勉强充当一下迟到好久的动画开播贺好了…
总觉得混入了一些烂大街桥段(。
是不是把叶神写得太温柔了…。




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叶修都会把你抱在怀里。
缩在他温暖的臂弯里,听着他的呼吸,很安心。
偶尔他喷出的热气挥洒在你耳朵上,很痒,这时他会打趣被激得发抖的你:
“哈,这么敏感啊。”

当然,最不可能缺少的是烟草味。
长期抽烟带来的烟草味,每次你依偎在他怀里都可以闻到的气味。
虽然烟味呛鼻,但如果是叶修身上的味道,就莫名变得让人上瘾了。

他不再熬夜了,晚上和你一起很早就爬上那张柔软的双人床,相拥着入眠。
每个夜晚他都为你掖好被角,怕你踢了被子着凉。
不过他的怀抱那么温暖,你是不会着凉的。

次日早晨他总比你早醒,为你准备好早餐,看着你的睡颜会不自觉地微笑。
在你睁开眼时,他轻轻将一个吻印在你的额头上。

“早安。”

我开心地想着动画真好看啊,我今天不写篇文庆祝一下我就是狗
然后我就N刷了动画,没有写文

#论为什么透明不会变成太太

双花/你的幸运值是SSR

•时间设定是大孙退役前
•叶神谜之助攻
•我不是故意把叶神写ooc的…。我知道叶神不会三句不离嘲讽也不会整天喊乐乐幸运E…我的锅…
•梗源空间
•设定:
有这样一种储存器,可以收集你的运气。
你可以把几天的运气积攒起来,然后考试大爆发。也可以在霉运连连的时候进行释放让自己的生活归于平静。
运气也是有等级的。C级,B级,S级,R级,SSR级。也就有了诸如“用我一生SSR换得考试不挂。”等言论。同样也会有人暗中操作进行交换或者说是贩卖。
当然,最重要的也是最基本的一点。
它只能一定程度的增加事情发生的概率,
就算拥有了SSR也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办成的。
比如,你喜欢的人。
并不能保证他也会喜欢上你,只能增加你们相遇的几率罢了。





窗外的蝉鸣不停歇地回响着,明媚得有些刺眼的阳光穿透玻璃洒在房间里。

一个宁静的夏日。



张佳乐托着腮帮子敲打着键盘,操作着浅花迷人在荣耀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忽地戳了戳浅花迷人身边一直跟着的狂剑士狂歌。

一旁的孙哲平扭过头疑惑地看着张佳乐:“怎么?”

“好无聊啊。我们去找个本下吧大孙。”

“嗯成啊。要下哪个?”

“喏,这个。雷鸣废墟!”

孙哲平点点头,于是和张佳乐一起把角色领到这个5人小本的门口进了本。


一弹药一狂剑就这么沉默地输出过去,绚烂的光影间偶尔夹杂着几句交谈,副本的最终boss很快就倒在了重剑与子弹下。



二人出了副本正准备重新进本,浅花迷人却是忽然一个前冲,而后定定地站在那一片电闪雷鸣之间。

孙哲平好笑地看着张佳乐:“你干嘛?手滑了?”

“不是!那边那个术士!你看到没?肯定是叶秋!”

孙哲平定睛一看,发现雷光中还真隐隐绰绰有那么一个人影——依稀是着黑袍的模样。也不知张佳乐是怎么眼尖地发现的。

“你怎么知道那是叶秋?”

“我以前看到他领着嘉王朝打boss!那团里有人管他叫叶队呢。”

孙哲平好笑:“那你碰到叶秋这么激动干什么?”

“这家伙碰上我嘴里肯定蹦不出什么好话来,他三句离不开嘲讽啊。”

张佳乐见那术士似乎在往他和孙哲平的方向走,连忙操作着浅花迷人往后退了几步,那边却已经传来叶修的喊话声:“喂!幸运E!”

“靠。”张佳乐立刻让浅花迷人一个后跳离副本入口更近一步,“你才是幸运E!”

然后叶修看到那边那个花里胡哨的弹药专家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进了副本,旁边的狂剑做了个貌似挥手的动作也进了副本。


张佳乐进了本也不去开怪,只是鼓着腮帮子忿忿地说着些含糊不清的话,大约是“叶秋才是幸运E”一类。

孙哲平听了失笑,揉揉张佳乐的头:“你听叶修的做什么。”

“你的幸运值明明是SSR。”

张佳乐听了不由一怔,脑中浮现出几年前在西部荒野,那个在乱战中活到最后来到他的百花缭乱面前的狂剑士落花狼藉对他发出了邀请,嘴角勾起明朗的弧度。

遇见你,就是我幸运值SSR的证明。

一点也不像的夜雨。

一个小段子

赶作业时的不明产物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雪妖和受害人的故事。
第一人称视角



居高临下的眼神。

淡漠又残酷的眼神。

他银白的睫毛颤动着,淡色的眸子里盛满了疏离与冷清。

这究竟是经历了多少岁月后才有的对世间万物的漠然呢?我想。


他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牵动锁着我的铁链发出了“哗啦啦”的响声。

他忽然把我抱在怀里,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的躯体比他的手指更加冰冷,可他紧紧抱着我,让我不能挣扎。

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眼角的妖印剧烈波动着,散发出危险的红光,在这幽深的密室中宛若深海中的光亮,诱人却又致命。


他把头埋在我肩上,含糊不清地说了些什么,从他口中呼出的寒气甚至要冻结我的肩膀。

我的指尖开始发冷,血液仿佛静止了一般,不再为我的身体带来温暖。

他松开手,我冰冷僵硬的身体直直倒在地上。


我约莫是要死去了。

这是我失去意识前,脑中最后的念头。

【叶莫/君毁】元旦贺文

这么晚才发有种蜜汁惭愧
强行草率地不起名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张灯结彩,火红的灯笼挂在街头巷尾仿佛点燃了时间的引线,一分一秒倒数着这一年所剩无几的时光。


叶修和莫凡肩并肩站在街边不起眼的热饮店边,望着一片漆黑的天空上偶尔几点星光闪烁,而人流匆匆而去,二人的气氛与周围截然不同,即使是元旦时过分的热闹也丝毫未能漏进二人的世界。


莫凡一手捧着饮料一手插在口袋里,悄悄握紧了伸进他口袋里的叶修的手,与叶修十指相扣。


他忽然想起不知何时君莫笑与毁人不倦曾躺在荣耀大陆上一块人迹罕至的草地上望着漫天繁星,那里的青草长至膝盖,几乎已将君莫笑和毁人不倦埋没在其中,然而当时不论是他还是叶修都仿佛亲身代入毁人不倦和君莫笑般地确定,即使视线里的对方被遮挡,但他们都是那样清晰地感到对方的存在,清晰到似乎就连星空中数以千计的星芒都反射出对方的模样。


如今的气氛仿佛也是如此,他们如若身处无人之地,牵起对方的手,心里满满的除了彼此什么也容不下,爱意好像要从被盛满的容器中溢出来一样。



“嘭!”


“嘭嘭!”


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响,炫目的烟花在空中接二连三地炸开,绚烂的光芒几乎点亮了天空逆转了黑夜与白昼,落入叶修与莫凡的瞳孔化为万千星辰。


叶修牢牢扣住莫凡的手,清晰地感到从莫凡手上传来的温度,望向莫凡的眼睛——莫凡正转过头直视着他,眼中是火树银花的璀璨。


这一刻,他们心意相通,灵魂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