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天清晓

AUO!!Cast off!!


一个散发着咸鱼清香的破文手
过激全职厨

拖更真好!!!(不

原来万岁是老福特的敏感词啊哈哈哈哈哈
等放了暑假我就还债!!超认真.jpg

叶修生日快乐呀♡
从五月上旬就开始折腾叶神的生贺,本来打算写两篇生贺一篇双叶一篇叶张,然而最后没有成功。
最初的打算是写一篇叶修中心向的贺文,结果写不来才改成了两篇腐向的同人。
贺文写了不少时间,修修改改怎么看都觉得不好,所以最后还是决定不发出来了。
说起来这还是我在lof上开始发文以后第一次给人写生贺,搞了半天居然不是文而是这种文体不明的存在(笑)不过也许这也可以体现出叶修的特别吧。
于我而言叶修可以说是很重要的人了。
已经陪我走过了几年,度过了情绪低落的时间,一直都默默守护、支持着我。
我常常想,他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那么耀眼那么优秀,遥不可及却又好像就在我身边——这个人,简直是神啊。
感觉世界上所有的词藻都不能说出他的好,我每每提起笔去写关于他的文字时,总感到词汇贫乏形容不出他好的万分之一(多半是我语文不好

在叶神生日的时候看到大家都这么积极地在筹备,莫名地眼眶发红。对于大家的努力和凝聚力,真的是非常感动啊,于是心想我怎么可以毫无作为呢?之后这篇文章就掺杂着我的突如其来的、难以言表的情感诞生了。
总而言之,叶修生日快乐啦。
还有叶秋也是一样!
希望这么好的大家都能和叶神一起走下去,走到永远♪我们的荣耀永不散场啊!

是粉不是黑
随手改词
@白惜哉 



日落西山伍迪飞
猫爷诈骗把家归 把家归
胸前红花王叹之
寮主的介绍半小时
mi sao la mi sao
la sao mi dao ruai
泼翻顾问的番茄汁
——改编自军旅歌曲《打靶归来》








歌声飞到上海去

三天他听了要吐血

请你们不要再催更

我会努力达成全勤

mi sao la mi sao

la sao mi dao ruai

三天的话也能信吗

微喻黄|智商门

设定是荣耀高校paro,黄少把门弄坏了,同学间传出了智商高的人才能开门的传说(。
全程没正经系列
蜜汁ooc且小学生文笔
我是废文手我检讨我玩梗我检讨
有周江一起出镜的场景。


各人的场合:

叶修sixsixsix地穿了过去。

黄少天凭借对智商门的熟悉(?)用文字泡打开了门。

韩文清把门吓开了。(bushi

张新杰把它当作普通的门打开穿了过去。世界上怎么会有智商门这种东西呢?

张佳乐以一种极其花里胡哨的方式穿过了智商门并说:“什么花里胡哨,这叫玄学!”

周泽楷用呆毛打开了门锁(糊掉这行字
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起打开门并肩走了过去。

江波涛和周泽楷一起打开门并肩走了过去。

孙翔暴躁地踹开了门。我才不怕这种东西。

王杰希对智商门表示了怀疑并普通地打开了门。





课后:
黄少天假装乖巧地走进办公室,喻文州正一脸和善地坐在办公桌旁。

“少天,后门是不是你弄的?”

“嗯⋯⋯喻老师你听我解释啊!——”

“所以说,就是少天干的咯?”

黄少天涨红了脸,揪着衣摆哑口无言半晌才憋出一个“嗯”。

喻文州伸出手,微微歪过头笑着:“少天以后可不要再搞破坏了。来,拉钩。”

黄少天抿着唇,把手伸了出去如言将手摆成拉钩的姿势和喻文州勉勉强强拉好一个勾,喻文州却迟迟不收回手。

黄少天疑惑地望向喻文州,就见喻文州不疾不徐张开嘴:“拉钩还要盖章呢。”

喻文州修长的手指印上黄少天的拇指微微一按: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笑die
今天去一家店看到一支贼丑的笔@白惜哉 说是被阿萨斯啃了
然后神tm被我俩改成被伍迪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今晚会不会死啊(。

叶修X你/日常

突然想写男神x你…躺平
短小非常的段子,破文手没有文力
勉强充当一下迟到好久的动画开播贺好了…
总觉得混入了一些烂大街桥段(。
是不是把叶神写得太温柔了…。




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叶修都会把你抱在怀里。
缩在他温暖的臂弯里,听着他的呼吸,很安心。
偶尔他喷出的热气挥洒在你耳朵上,很痒,这时他会打趣被激得发抖的你:
“哈,这么敏感啊。”

当然,最不可能缺少的是烟草味。
长期抽烟带来的烟草味,每次你依偎在他怀里都可以闻到的气味。
虽然烟味呛鼻,但如果是叶修身上的味道,就莫名变得让人上瘾了。

他不再熬夜了,晚上和你一起很早就爬上那张柔软的双人床,相拥着入眠。
每个夜晚他都为你掖好被角,怕你踢了被子着凉。
不过他的怀抱那么温暖,你是不会着凉的。

次日早晨他总比你早醒,为你准备好早餐,看着你的睡颜会不自觉地微笑。
在你睁开眼时,他轻轻将一个吻印在你的额头上。

“早安。”

我开心地想着动画真好看啊,我今天不写篇文庆祝一下我就是狗
然后我就N刷了动画,没有写文

#论为什么透明不会变成太太

双花/你的幸运值是SSR

•时间设定是大孙退役前
•叶神谜之助攻
•我不是故意把叶神写ooc的…。我知道叶神不会三句不离嘲讽也不会整天喊乐乐幸运E…我的锅…
•梗源空间
•设定:
有这样一种储存器,可以收集你的运气。
你可以把几天的运气积攒起来,然后考试大爆发。也可以在霉运连连的时候进行释放让自己的生活归于平静。
运气也是有等级的。C级,B级,S级,R级,SSR级。也就有了诸如“用我一生SSR换得考试不挂。”等言论。同样也会有人暗中操作进行交换或者说是贩卖。
当然,最重要的也是最基本的一点。
它只能一定程度的增加事情发生的概率,
就算拥有了SSR也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办成的。
比如,你喜欢的人。
并不能保证他也会喜欢上你,只能增加你们相遇的几率罢了。





窗外的蝉鸣不停歇地回响着,明媚得有些刺眼的阳光穿透玻璃洒在房间里。

一个宁静的夏日。



张佳乐托着腮帮子敲打着键盘,操作着浅花迷人在荣耀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忽地戳了戳浅花迷人身边一直跟着的狂剑士狂歌。

一旁的孙哲平扭过头疑惑地看着张佳乐:“怎么?”

“好无聊啊。我们去找个本下吧大孙。”

“嗯成啊。要下哪个?”

“喏,这个。雷鸣废墟!”

孙哲平点点头,于是和张佳乐一起把角色领到这个5人小本的门口进了本。


一弹药一狂剑就这么沉默地输出过去,绚烂的光影间偶尔夹杂着几句交谈,副本的最终boss很快就倒在了重剑与子弹下。



二人出了副本正准备重新进本,浅花迷人却是忽然一个前冲,而后定定地站在那一片电闪雷鸣之间。

孙哲平好笑地看着张佳乐:“你干嘛?手滑了?”

“不是!那边那个术士!你看到没?肯定是叶秋!”

孙哲平定睛一看,发现雷光中还真隐隐绰绰有那么一个人影——依稀是着黑袍的模样。也不知张佳乐是怎么眼尖地发现的。

“你怎么知道那是叶秋?”

“我以前看到他领着嘉王朝打boss!那团里有人管他叫叶队呢。”

孙哲平好笑:“那你碰到叶秋这么激动干什么?”

“这家伙碰上我嘴里肯定蹦不出什么好话来,他三句离不开嘲讽啊。”

张佳乐见那术士似乎在往他和孙哲平的方向走,连忙操作着浅花迷人往后退了几步,那边却已经传来叶修的喊话声:“喂!幸运E!”

“靠。”张佳乐立刻让浅花迷人一个后跳离副本入口更近一步,“你才是幸运E!”

然后叶修看到那边那个花里胡哨的弹药专家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进了副本,旁边的狂剑做了个貌似挥手的动作也进了副本。


张佳乐进了本也不去开怪,只是鼓着腮帮子忿忿地说着些含糊不清的话,大约是“叶秋才是幸运E”一类。

孙哲平听了失笑,揉揉张佳乐的头:“你听叶修的做什么。”

“你的幸运值明明是SSR。”

张佳乐听了不由一怔,脑中浮现出几年前在西部荒野,那个在乱战中活到最后来到他的百花缭乱面前的狂剑士落花狼藉对他发出了邀请,嘴角勾起明朗的弧度。

遇见你,就是我幸运值SSR的证明。

一点也不像的夜雨。

一个小段子

赶作业时的不明产物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雪妖和受害人的故事。
第一人称视角



居高临下的眼神。

淡漠又残酷的眼神。

他银白的睫毛颤动着,淡色的眸子里盛满了疏离与冷清。

这究竟是经历了多少岁月后才有的对世间万物的漠然呢?我想。


他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牵动锁着我的铁链发出了“哗啦啦”的响声。

他忽然把我抱在怀里,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的躯体比他的手指更加冰冷,可他紧紧抱着我,让我不能挣扎。

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眼角的妖印剧烈波动着,散发出危险的红光,在这幽深的密室中宛若深海中的光亮,诱人却又致命。


他把头埋在我肩上,含糊不清地说了些什么,从他口中呼出的寒气甚至要冻结我的肩膀。

我的指尖开始发冷,血液仿佛静止了一般,不再为我的身体带来温暖。

他松开手,我冰冷僵硬的身体直直倒在地上。


我约莫是要死去了。

这是我失去意识前,脑中最后的念头。